七日喧嚣

“玫瑰到了花期,凋落已成定局。”



我的钱包给你花
@钱包空空空空

我的玫瑰永远为你盛开
@时代少年团队长-马嘉祺

你是我永恒的春天
@时代少年团-严浩翔

【张峻豪×我】富婆包养指南(上)

私设如山,勿上升蒸煮!!!


XXS文笔,不喜勿喷!


送给我小李宝贝的生贺@钱包空空空空 


(每天一个小时手机,除去和妈妈通电话的时间,只有半个小时可以码字,所以分上下两篇发,对不起啦我的宝贝😭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00.


我对你的心动,是无价非卖品。




01.


第一次见张峻豪,是在高一。




其实见面很简单,也就是他机缘巧合转来了我们班,机缘巧合成为了我的同桌,机缘巧合和我成为了前男友。




半个学期后,他又转走了,什么也没留下。




可那段记忆却让我记了八年之久。




02.


再见到他,是在酒吧里。




即使喝得迷迷糊糊,我也依旧认出了站在台上打架子鼓的他。




我不敢上前,只是远远观望。




见前男友什么的,也太尴尬了。




他依然像记忆里那样肆意张扬,像个温暖人的小太阳。他穿着一件拼接黑白色夹克,脖子上带着双圈项链,晃人的灯光下反射出一点银白。




张峻豪打架子鼓的时候很放松,仿佛舞台生来就是他的地盘。脚下有一搭没一搭地踩着节奏,两只手交替敲打着,一串串金属声流淌而出,每一下都牵动着我的心弦。




或许是因为我的目光太过于炽热,他终是抬头向这边看来。




一双慵懒的眼睛微微抬起,穿越人群与我视线相撞,我一愣,他也顿了一下。




不知道有没有认出我。




虽是这么想着,我却下意识转过身向外走去,淹没在了人群中。




我没看到的是,那曲结束后,他跃下台,在人群中找了很久。




03.


不知道是不是抱着侥幸心理,我在路上走走停停,不自觉又来到了这个酒吧。




天色还没全暗,酒吧没什么表演。




我点了几杯酒坐下,没一会就喝得有点晕晕乎乎的。




随手拿起一个酒瓶,微微晃动着,一抬手却意外发现底下贴着一个二维码。




“?月租男友?”




思索了一下,我点开二维码扫了一下。




刷新页面时间很长,我斜靠在椅背上,望着远处。




突然在人群中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


“我焯!”多年未见的尴尬席卷而来,我已经想象到打招呼时的手足无措了。




正准备转头就跑,却发现无处可逃。




而下一秒他就出现在了我眼前。




“是……李小姐吗?”他又长高了一节,让我不得不仰视他。




我用一只手堪堪遮住额头,压低声音,“不是不是,您认错了。”




那边的声音听起来很无辜,“可是……位置上显示您就在这啊。”




我看着他手机上的页面登时无语,再看我的手机页面,已经刷新出来了,上面赫然写着四个大字——




“预约成功。”




04.


“咱们这边是一个月5000元,随叫随到……”




张峻豪站在我面前像报菜名一样介绍着他们的服务,让我顿时有点恍惚。




不知道为什么,他像是不认识我,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般。




是啊,可能也只有我会把那半个学期记八年吧。




张峻豪看面前的人没说话,有些纠结的神色,以为是嫌价格有点贵,便又开口道:“咱们这边如果觉得贵的话,我可以免……”




“滴——支付宝到账——十、万、元。”




“嗯……那就先包20个月的吧。”




啧不认识大不了就重新认识一下吧,刚好让我报报之前不辞而别的仇。




这下张峻豪愣了。




05.


你说什么?被富婆包养?这你得问张峻豪啊!




突然支付宝多了十万的当事人表示:别问我,我也很懵。




我靠回椅背,对他摆摆手,“帅哥,今天晚上有演出是吗?去吧去吧我给你捧场。”




他似是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缓过神来,呆呆地,走回后台换衣服。




没一会演出又开始了,依然是架子鼓。




我看着他上下起伏的手出了神。




06.


高一下学期,张峻豪转来那天,我记得清清楚楚。




他转来之前,班里就有很多关于他的传闻。




有说他是家里有矿的,有说他爹是某某某局长的,更有甚者,说他祖上是张飞的。咳咳咳,这个确实有点扯。




我作为勤勤恳恳……嗯……关系户,对这种人当然是嗤之以鼻。




局长?切,反正没我爹牛逼就对了。




他当时把包反挎在肩上,看起来痞痞的,一身黑色牛仔,既不张扬却也不显得低调。




“张峻豪。”




自我介绍很简单,短短三个字,却让班里都安静了下来。




我舔了舔唇角,暗暗盘算着这个人看起来似乎不太好惹。




“那就坐……”班主任环视一周,最后把目光锁定在我身上,“学习委员旁边吧。”




我一怔,看他眯起眼望向我,忙不迭低下头避开眼神对视。



哼哼好凶,回头让我爹开了你!我恶狠狠地握了握拳。




他也没说什么,只是挑了一下眉,三两步走到我旁边坐下。




“学委?”他靠在椅背上,手有一下没一下敲着我的桌子,把目光转向我。




我强装镇定,对上他的视线,“嗯,你好。”




他轻笑了一声,往我本子上瞟了一眼,“李、宛、颐。”




我没再理他,只是转头认真听课。



















【团×我】重生后我只想搞事业-②⑩

私设如山,勿上升蒸煮!!!


休息室文笔,不喜勿喷!


追妻action🎬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二天,姜嘉艺因为伤口感染发烧还是没能陪我一起出节目。




我实在是放心不下她一个人在家,但是李飞通知我节目结束之后公司有安排,推脱不开。




上节目前我去找了一趟程缘,大概说了两句就被叫上了台。




“你说什么?!姜嘉艺受伤了?!”




我情急之下捂住了他的嘴,对他比了一个“嘘”的手势。




程缘点点头,表示了解,神色里却还满是震惊。




“两位艺人准备准备,上台了。”场务来催。




我见状,安抚性地捏了捏程缘的手,“别担心,没什么大事,先好好录节目。”




今天拟定的节目主题是“《烟霭》限时返场”。




所以我和程缘穿的都是剧里的服饰,我是那件月白色旗袍,程缘是一套军装。




为了遮住左臂上的伤疤,我特地披了一件外套。




“好,让我们有请今天节目的特别助阵嘉宾——时代少年团!”




在一个游戏环节后,主持人请来了传说中的助阵嘉宾。




我:真的会栓q节目组这个老六。



“筱筱知道师兄们要来吗?”主持人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笑意盈盈地把话筒递向我。




“不知道啊哈哈哈,节目组很会给惊喜呢。”我微不可察地抽了抽嘴角,然后摆出了职业假笑。




“那七位师兄呢?有没有看过筱筱的电视剧?”主持人又把话筒转向另一边。




马嘉祺接过,“筱筱的戏我们一直在追,真的很喜欢柳衾玉这个角色,敢爱敢恨,也拿的起放的下。”




我在旁边笑着应和着,心里却把这二臂节目组骂了个狗血淋头。



“那就让我们继续接下来的游戏吧。”




之后是一场水上项目,就类似于水中接力。




节目组早已给准备好了短袖短裤。




换完衣服候场等待的时候,程缘有些担心地问我,“你的……真的没事吗?”说完还指了指我的胳膊。




我摇摇头,给他一个肯定的眼神。




一场接力下来,我已经感受到伤口有些肿了,整个人也因为疼痛脸色更苍白了几分,仔细看会发现我垂在身侧的左手还在抖。




“筱筱好像看着不太对劲,是不舒服吗?”丁程鑫先发现了,转头对其他几个人说道。




刘耀文撇撇嘴,“她能有什么……”




“耀文。”马嘉祺淡淡打断了他,又转头对几个人说,“等会去休息室看看吧,要一起回公司呢。”




最后一个环节我实在是有点撑不住,所以基本上都是程缘牵着我进行,那几个人就一直逮着程缘跑。




最后节目结束的时候,我的左半边胳膊已经麻了。




草草换了衣服,我就往休息室赶。




七个人刚从化妆室出来,浩浩荡荡往外走。




迎面碰上,严浩翔伸出手想打招呼,“筱……”




我无暇顾及其他,径直快步从几个人身边穿过,眼神都没看过去。




“看来是真的不舒服。”张真源看着紧闭的休息室,蹙了蹙眉。




“等会问完去买点药吧。”贺峻霖摸了摸鼻子,有些尴尬。




几个人还站在过道讨论,就见程缘也行色匆匆地穿过,跑向我的休息室。




“等等,他为什么进筱筱的休息室啊?!”宋亚轩指着门口叫道。




丁程鑫顶了顶腮帮子,“看看去不就知道了。”




程缘进来的时候,我正在换绷带。伤口泡水太久 已经有点泛白和起皮了。听到是他,我头也没抬——




“来了?正好坐下帮我上点药。”




程缘拿起药,脸色有些难看,“谁干的?”




我摇摇头,没说什么。




程缘又问:“嘉艺怎么样了?”




我舔了舔嘴唇,“情况不太好,我们不能去医院,她还……”




“砰”地一声门被撞开,程缘条件反射站起身。




我看到来人脸色瞬间冷了下来,“你们来干什么?”




丁程鑫率先注意到我的伤口,“你这是怎么回事?”




我没理他们,只是继续和程缘交代着,“你先回去姜嘉艺,我等会要回公司一趟,怕来不及。地址和密码发你手机上了,药那些家里都有,你就看着点温度就行。”




程缘有些不放心,看了看门口几个人,“你可以应付吗?”




我笑了笑,“没问题,去吧。”




程缘这才走了出去。




这时我才把目光投向几个人,手上的动作倒是没停,“几位有何贵干?”




“看你节目上脸色不对,就想来看看。”马嘉祺接道。




我挑挑眉,看向门口,“这就是几位的礼仪?私自闯进他人休息室?”




“迫不得已嘛……”




“想必各位是走错地方了吧?余音作为staff,应该在后台备采间才对。”我一圈一圈缠着绷带,慢条斯理地说道。




“你能不要一说话就针锋相对吗?”人群里传出一个声音,我听出来那是刘耀文的声音。




“其实我也没有强迫你们听,不想听出门左转右转都行。”我绑完绷带,站起身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,耸耸肩说道。




“等会……你还回公司吗?”张真源捏了一下刘耀文,又问我。




我点点头,“回,还有,各位要看的看完了的话,就请出去吧,我还要换衣服。”




六个人这才走了出去,刘耀文早在一开始说完那句话就离开了。















作者的碎碎念:


困死我了 今天偷拿手机写的 一直到7.7可能都不能保持正常更新 天地可鉴真不是我画大饼 宝贝们多多担待😭😭😭


他上岸了他上岸了他上岸了!!!


呜呜呜呜呜呜呜我真的好激动!今天一回来就看到这个!!!他真的可以 他告诉我他真的可以!!!


呜呜呜呜呜呜呜我真的我现在不知道我该怎么表达了😭

【团×我】重生后我只想搞事业-⑩⑨

私设如山,勿上升蒸煮!!!


XXS文笔,不喜勿喷!


本篇过渡 下篇追妻!!!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最后那场戏是我在大火中葬身,当时导演喊“咔”之后萧望却蹲在地上久久不能平静。




入戏容易出戏难,我实在是于心不忍,就拉着姜嘉艺一起过去看看。




程缘跪在地上,很明显哭得有些无法自拔。




在姜嘉艺的眼神威逼下,我缓缓蹲下身,抓住程缘的胳膊,“程缘,我在,已经拍完了,我在。”




程缘像是没听到一般,嘴里还念着“衾玉……”




我叹了口气,伸手环住他,“我在,程缘你看看我,我在的。”




一众人浩浩荡荡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:我跪在地上抱着程缘,程缘将头埋在我的肩膀处,肩膀还在起伏。




刘耀文皱眉,“这还需要我们探班吗?她这不过得挺好的么?”




丁程鑫瞪了刘耀文一眼,看向马嘉祺。




马嘉祺将手里提的奶茶分给剧组的人,笑着让他们发下去。




等程缘情绪稳定之后,我站起身,让姜嘉艺先带他下去休息,我还要去找导演看一下镜头效果。




刚没走两步,就被挡住了去路。




我看着像一堵墙一样的一行人,到嘴的“让一让”也是没好意思说出口。




这一让我得让七个。



“师兄们有事吗?”我后退一步拉开距离。




马嘉祺把手里奶茶递给我,“没什么,我们来探班。”




我犹豫了一下,笑着接过,“各位师兄费心了。”




话虽听着客气,却带着几分疏离。




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,师兄们自便。”说完我转身就要走。




后来像是想起了什么,我转回来把手里的奶昔塞回马嘉祺手里,“谢谢好意,但是我乳糖不耐受。”




看到几个人身后护得死死的余音,好心情地挑挑眉,对她招了招手,然后转身离开。






“宝儿,我觉得你缺个BGM。”



“啥?”



“姐就是女王~自信放光芒~”



“……爬。”






《烟霭》定档很快,几乎就在半个月后,拍完戏,我,姜嘉艺和程缘以及他经纪人私下见了一面。




经过商定,双方达成了协议,从现在开始到《烟霭》播出后一个月内,我和程缘进行cp捆绑营销。




谈成后姜嘉艺和对方经纪人握了握手,“合作愉快。”




我看程缘反倒是撇着嘴,有些幽怨地看着姜嘉艺,活像受欺负了的小媳妇。



走出会议室,我故意落后一步,看着兴致缺缺的程缘,有些好笑地伸出胳膊戳了戳他,“怎么?和我绑个cp委屈你了?”




程缘连忙摆手,“没有没有,只不过……”说着他又把目光看向走在前面的姜嘉艺。




我了然地点点头,“没事儿,等到时候营业结束我帮你追姜嘉艺。”




他一滞,然后惊喜地看我,“真的嘛姐?”




我也没在意他现在比我大却叫我姐这个事,只觉得他像个得了香肠摇着尾巴的大狗狗。




我点点头,“嗯哼。”




他立马高兴起来,“姐你真是个好人!”




我叹了口气,没想到有生之年第一次被人发“好人卡”,居然是用在这方面……



录制前一天——




“准备准备今天早点睡,明天录制,我去扔个垃圾。”姜嘉艺换着鞋子,头也没抬对我说道。




我坐在沙发上喝着奶茶,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,“嗯。”




等我好不容易把电影看完,却发现姜嘉艺还没回来。




“哎?”看着外面已经下起来的淅淅沥沥的小雨,我站起身准备去找她。




打着伞出了公寓楼,整个小区空空旷旷,一个人也没有。




不远处垃圾桶旁边,散了一地垃圾。我认出了里面还有姜嘉艺刚拆过的面膜盒子。




一种不好的预感漫上心底。




我快步向外走去,边走边看她有没有给我留下什么记号。




终于在树上找到了一个不明显的印记。




我顺着跑过去,就看到不远处有几个黑衣人进了巷子。




心下一惊,我摸出匕首向那边走去。






“宝儿,路边有个烟花筒,拿上。”



“?”



“听我的,等会有用,拿上。”






我也没多问,只是飞快俯下身顺上。




雨渐渐停了,巷子里有些潮湿。




里面隐隐传来声响,我飞奔进去就看到几个黑衣男子围着姜嘉艺。




暗骂了一声娘,我伸出手给了离我最近的男子一刀。没下死手,却也让闷哼出声。




其他人明显也注意到了我,其中两个人向我扑来,我皱皱眉,抵挡下一招。




这几个人明显训练有素,没几分钟我身上就挂了几处彩。




我突然想起了那个烟花筒,点燃后放向天空。




还没使眼色让姜嘉艺配合我演戏呢,一群人中就有个老六喊了一句:“快走!他们有信号弹!”



一群人就这么……搀扶着跑了。




我大口喘着气,靠着角落坐在姜嘉艺旁边。




她挑挑眉,笑着问:“我怎么不知道还有信号弹这个东西呢?”




我看了看手里用完的烟花筒,掂了掂,嗤笑,“随便捡的。”




直到我们搀扶着回家,才看到姜嘉艺身上的伤。她比我严重得多,我只是左手臂上有一处伤比较深,而她有个肩基本被贯穿。




简单处理伤口后,扶着脸色苍白的姜嘉艺睡下,我看着夜色,握了握拳,“余音,你好样的。”














作者的碎碎念:


宝贝们我回来啦!改了个名不要不认识我了哈!


妈妈给报了个全封闭式预科,到7月7号,每天只有一个小时手机,所以更新的话我量力而为吧宝贝们!!!


大家见谅啊😭

樱桃宛梓诞生啦!@钱包空空空空小朋友以后就交给我来喂吧😍

Q:中考加油加油!虽然晚了一点点🤏

哈哈哈哈哈还没考完 来得及来得及 加油加油!!!